<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http://www.shenghuizs.com/

                   
                  您的位置:首頁>追思紀念
                  追憶王煥玉老師
                  發布時間:2018-11-06 | 作者:李新喬

                  秋風低吟,其音含悲。問君何來?來自合肥。

                  欲傳一語,涕泣難言。哀哉書記,撒手人寰。

                  風摧葉黃,不勝淒涼。零落滿地,盡訴離傷。

                  秋雨沈沈,冷痛吾心。滴滴垂淚,濕滿衣襟。

                  謙謙仁者,辭何太急。灼灼星光,擇何而棲?

                  憶及前日,音容猶見。驟然仙去,空留遺憾。

                  磊塔千重,直上雲霄。雲中月晦,玉兔悲號。

                  慧眼匆匆,環顧而行。回邀師者,攜遊太空。

                  張衡新星,猶自徘徊。仁者勵之,信步天外。

                  半世勞心,訣別于秋。隨風而去,何處結舟?

                  山何其高,水何其長。難比此情,無盡哀殇。

                    2018年11月4日,星期日——這天注定是一個令人悲惶的日子。這個深秋的周末,從一早就淅淅瀝瀝地下起小雨,仿佛天空已經預感到一個科學大家即將辭世!午飯後我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有些出神,靜靜地看著秋雨潤物的景象。望著窗外隨風飄落的樹葉,零零散散地撒落在草叢中、在泥土裏,秋的色彩絢爛中帶著幾分淒涼意。我是在黃昏時分得知了王老師不幸離世的消息,當時周圍的一切都昏暗了下來!夜晚的沈寂是最消磨人的,我躺在床上徹夜未眠,和王老師在一起的一幕幕就像過電影似的從眼前劃過。

                    我從2003年入所就認識王老師了,讀研期間在所裏的一些學術活動當中,經常能見到時任黨委書記兼副所長的王老師的身影。我想,在很多人的眼中,王老師最大的特點就是和藹、友善、絲毫沒有領導的架子。他永遠都是面帶微笑地與每一位同事、同學打招呼,他好像認識所裏的所有人,他的微笑令人感到非常的真摯而溫暖,充滿了親和力。他也是我在食堂碰到次數最多的所領導。

                    我真正和王老师有了交集是从2007年博士论文答辩开始的,王老师作为我答辩的评委老师,那段过程中,王老师谦和仁善的学者之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从此,与王老师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博士毕业后去了美国杰斐逊实验室做访问学者,半年后,拿到了长期职位,回国办理长期签证。回所期间,我去拜访了王老师。当王老师了解到我在美国从事的是高能物理,并且正在犹豫是否就这样从天体物理转行做高能物理的时候,和我说了所里空间项目陆续立项,尤其是硬X射线调制望远镜(简称“硬X”)项目正在进行背景型号研究,急需人手,他5月份要去美国招人。问我是否愿意回来参加到“硬X”项目中来。我考虑了一段时间之后,和王老师表达了我愿意回来为我们的空间项目出一份力的意愿。很快地,我加入了硬X射线调制望远镜项目组。那时,在“硬X”之前立项的,探月工程正在进行得如火如荼,王老师身兼所领导、“硬X” 工程地面系统和有效载荷指挥、探月工程载荷子系统负责人等角色。航天项目不比地面项目,有高风险的特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高风险就意味着作为指挥的王老师要承受巨大压力。而我们这支航天队伍,是在原来参加过“921工程”和“探月工程”的队伍基础上组建起来的,有航天经验的骨干只有寥寥几人,而王老师自己就是这几人中的一个。在做“九新”分析的时候,我们这支队伍几乎把“新”都占全了,每增“一新”就增一分风险,怎样将风险降到最低是摆在王老师面前的问题。为此,王老师的关注点渗透到了“人机料法环”等各个环节。在重重压力之下,每逢遇到问题,王老师永远都是亲临一线,事必躬亲。而在受到各级领导催进度、归零的时候,王老师却每每都是那个忍辱负重、承受最多的人。他白天是所领导,吃完晚饭就是项目负责人,几乎每天都和同事们一起加班到深夜,解决当天遇到的问题。

                    到了2013年3月,電磁衛星立項已提上日程,王老師和盧紅老師做出了常人看起來非常大膽的決策:把我從“硬X”項目組調到“電磁衛星”項目組擔任主任設計師。我當時是一個偏重物理研究的人員,雖然在“硬X”項目得到了一些曆練,但自覺還是心裏沒底。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專程找王老師商量此事,他耐心地把他自己的航天經曆和經驗告訴我,鼓勵我說“你一定沒問題!”。在王老師的鼓勵下,我調到了“電磁衛星”項目組。這個項目組幾乎全是從未參加過航天項目的新人。而且,人手嚴重不足。可想而知,推動項目前行會遇到多少困難和阻力。每當我遇到自己難以解決的困難時,幾乎都能在王老師那找到答案!對我來說,王老師就像是一座高山、一個知識的寶庫!

                    在王老師的帶領下,嫦娥一號、二號X射線譜儀、嫦娥三號粒子激發X射線譜儀、硬X射線調制望遠鏡(“慧眼”)、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悟空”)粒子徑迹探測器、電磁監測試驗衛星(“張衡一號”)高能粒子探測器等都陸續步入太空,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使我國在國際空間X射線及高能粒子探測的舞台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同時,培養了一大批航天精英,爲我國後續的空間高能輻射探測項目儲備了力量。

                    引用王老師曾經說過的一句話:“終點就在那開始的地方”。如今,在圓滿完成了多個空間型號任務之後,我們又有了新的開始:引力波暴高能電磁對應體全天監測器衛星、增強型X射線時變與偏振空間天文台等引領世界的型號任務。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讓我們繼續前行!

                    王老師,這些年您太累了,您放心地安歇吧!沿著您指引的方向,我們將繼續您未竟的空間探測事業。

                    (李新乔 于2018年11月5日 夜)

                   
                  Copyright:2018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本页面由高能所所办公室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