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http://www.shenghuizs.com/

                   
                  您的位置:首頁>追思紀念
                  高原之緣-----緬懷敬愛的王煥玉同志
                  發布時間:2018-11-06 | 作者:LHAASO工程經理部

                    王煥玉同志雖爲航天人,他的心中卻有一個高原夢。

                    早在2001年,中意合作ARGO-YBJ項目建設早期,他就多次到羊八井觀測站工作,了解項目遇到的困難,幫助推進項目進展。羊八井觀測站海拔4300米,拉薩海拔3600米。根據高原上的說法,每跨越1000米,就是一次生存挑戰。爲了幫助來站的短期人員克服高山反應,觀測站通常都安排他們晚上到拉薩休息。他卻提出要在觀測站過夜,跟在觀測站的工作人員同等待遇。在海拔4300米過夜是不容易的,特別是對于剛剛上高原的人。頭疼、心跳加速、失眠是家常便飯,有時候嘔吐不止,甚至膽汁都能吐出來。他一直都特別牽挂長期在高原工作的人員,在很多場合都向所裏、院裏的領導介紹高原情況,請大家對高原工作者給予理解和照顧,這些都與他在羊八井的親身體驗有關。

                    他領導了很多航天工程,從探月工程到硬X射線望遠鏡,再到地震電磁衛星項目,都獲得了非常優秀的成果。盡管主要在負責航天項目,但他卻在很多場合表示:我也是羊八井人,只要羊八井的項目有需要,我義不容辭。他是這麽說的,也是這麽做的。中意合作ARGO-YBJ項目從立項到建設過程,很多環節都需要所領導親自去協調,他從來沒有推辭,重要場合都少不了他的身影。除了自己領導的航天項目外,他還有大量的黨務工作需要處理,即便這樣他仍抽出大量的時間推進羊八井ARGO-YBJ項目,讓人在佩服的同時也心疼他過度勞累身體吃不消。特別是想到他最終離去可能就是因爲常年勞累成疾,讓人更加唏噓不已。然而他並不把勞累當回事,常常笑著跟年輕人說:我就是羊八井的兵,譚老師(當時羊八井組的負責人譚有恒研究員)一個電話,我就會出現。

                    王煥玉同志還曾經擔任過羊八井觀測站管委會主任一職。上任伊始,正值觀測站新老實驗交替,各實驗之間需要大量的協調與管理,他親自主持了多次協調會,確立了觀測站的各項規則,維持了觀測站的穩定。在將要退休的時候,他還幾次邀請現任相關所領導來參加管委會的會議,加強對觀測站的領導,直至穩定運轉,才安心地放下管委會主任的擔子。每當管委會會議上相關各方陷入爭論,他都是費盡口舌,勸說各方,努力達成一致推動觀測站事業的順利進行。

                    這個“羊八井人”的確是爲了高原項目鞠躬盡瘁。在“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LHAASO)項目啓動的早期,他一如既往的沖鋒在前,爲了LHAASO項目能夠盡早落地而積極奔走。2012年,LHAASO項目還正在雲南選址,項目組踏遍了迪慶藏族自治州的備選站址後,選擇了石卡雪山作爲迪慶州第一備選站址。當年的10月,王煥玉同志作爲項目總指揮親赴現場實地踏勘,在冒著高原反應穿過10多公裏的碎石路後,再翻過石卡雪山背後的靈犀湖才能到備選站址,途中幾顆折斷的大樹(該地區滑坡較多)攔住了去路,他沒有輕言放棄,而是掄起斧頭伐樹清理路障,在過膝的積雪中繼續前進。那時候,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上,忍受著高寒缺氧的惡劣環境,類似這樣的跋涉,他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次,他沒有任何怨言,也從沒把自己當成一個領導脫離過一線,僅以一個嚴謹的科研人員的心態去做人做事。他常說,爲了項目,就要敢于做出犧牲。爲了推進高原項目,他真是什麽都豁得出去,萬幸高原的環境並沒有給他的身體帶來大的傷害。誰曾想,身心如此強大的一個人,竟然會在一次普通的學術報告會上撒手而去?

                    從他還是宇宙線室(現粒子天體中心)副主任的時候起,他給我們留下的永遠是一副言談儒雅,面帶微笑的樣子。後來他擔任了高能所的黨委書記、副所長,一直到退休,仍然是這般模樣。翩翩君子,表裏如一,不受困于外物,一輩子都保持這種風範。當他離去的時候,跟他親近的人回憶起他所給予的教導和幫助;跟他稍遠的人回憶起他的和藹可親;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印象,就是王煥玉同志是個好人,一個總是微笑著給大家帶來關愛的人。

                    這個與高原結緣的好人,在2018年11月4日下午,一場普通的學術報告會上,竟然就這麽走了。他留給大家的最後一句話是:我今天身體不太舒服,沒有辦法把HXMT實驗的成果全部報告完。這個爲工作付出一切的人,這個對人永遠微笑的人,這個始終牽挂高原的人,用自己的行動,豎起一座豐碑,成爲千萬年輕科研人員學習的榜樣。王煥玉同志離去,大家都很悲痛。我們只有繼承他努力拼搏的精神,把高原項目做到世界領先水平,才能慰藉王煥玉同志多年來的關心和幫助。王書記,一路走好!

                   
                  Copyright:2018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本页面由高能所所办公室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