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http://www.shenghuizs.com/

                   
                  您的位置:首頁>追思紀念
                  沈痛悼念王煥玉老師
                  發布時間:2018-11-07 | 作者:龔轲

                    知道王煥玉老師的噩耗已經有一天有余,心情無比沈痛,難以接受。原以爲王煥玉老師身體一直很好,沒想到竟這麽突然的與世長辭。提筆間回想與王煥玉老師的種種交集,依舊曆曆在目。

                    我是2012年入所,當時正值暗物質衛星立項,王煥玉老師作爲暗物質衛星矽陣列探測器載荷指揮,承擔了非常大的壓力。矽陣列探測器是暗物質衛星最後確定的載荷,又是與瑞士、意大利聯合研制,難以控制的因素較多,在初樣的研制階段一直處于追趕的狀態,用爭分奪秒形容並不爲過。作爲總指揮,王煥玉老師對上、對內、對外都有責任。對上、王煥玉老師需要進行各種各樣的總結彙報,在進度進展不順利時,需要承擔最大的壓力;對內,王煥玉老師參與矽陣列探測器的研制,攻克研制中間的各個困難;對外,王煥玉老師需要進行中外溝通協調,保證外方的進度。暗物質衛星剛剛立項時,王煥玉老師還是一頭黑發,短短三年後,當暗物質衛星發射之時,王煥玉老師已經是白發蒼蒼。仔細算起來,暗物質衛星下個月就將在軌工作滿三年,完成預定的工程目標。想不到這個時候,王煥玉老師卻先走一步,實在令人遺憾。

                    作爲研究生導師,王煥玉老師堪稱楷模。王煥玉老師作爲高能所書記,白天事務繁忙。但是他在百忙之中,依舊雷打不動的堅持每周三晚上八點召開研究生例會。例會中我和其他研究生都需要就本周的工作做一個報告並開展討論,有時討論非常激烈,會持續到晚上十一點、十二點。該例會一直持續到2016年,直到他的最後一個學生畢業才結束。每次例會結束時,天體樓三樓昏暗的燈光下,就只剩下王煥玉老師和幾個學生的身影。我經常想,日後我自己作爲人師時,是否能夠像王煥玉老師一樣,認真負責,以自己的德、才、情給學生以潛移默化的、終生受益的影響和感化。

                    王煥玉老師退休返聘後,辦公室就在我實驗室的對面。他經常會抽空進來指導我的工作。與王煥玉老師交流總是令我受益匪淺,當說到一些令我困惑的新鮮的技術時,王煥玉老師總能化繁爲簡,把其中關鍵的環節給我疏理清楚,讓我感到醍醐灌頂。

                    最令人敬佩的,還是王煥玉老師數年如一日的辛勤工作,以單位爲家,以高能所爲中心。數不清多少個夜晚,當我已經從實驗室離開的時候,還能看到王煥玉老師的辦公室的燈依然亮著,看到他還在辛勤的查閱文獻修改資料。

                    想見風範空有影,欲聞教誨杳無聲。王煥玉老師您安息吧。您誨人不倦,辛勤工作,甘于奉獻的精神將永遠激勵我們努力奮鬥。

                    逝者已逝,生者堅強。

                    龔轲

                    2018年11月5日

                   
                  Copyright:2018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本页面由高能所所办公室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