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http://www.shenghuizs.com/

                   
                  您的位置:首頁>追思紀念
                  導師與我往事數則-----悼念王煥玉老師
                  發布時間:2018-11-09 | 作者:梁曉華

                    大家都願意稱呼王煥玉老師叫王書記,我不想跟大家都一樣。我每次都當面直呼王老師,背後引述時才喊王書記,簡稱書記。

                    大約是在2005年,具體時間己經無法回憶起來,地點是在天體樓312實驗室,我在調試嫦娥一號的采集電路,當年還在使用XXX控制器,逐級核對過程數據正確性。晚上,書記從所裏處理完公務回到實驗室,坐在我身邊,詢問進展,在討論到數據跟蹤很困難時,王老師突然很高興的說,我教你個辦法,肯定管用。一試果然效率提高了不少,大概原理是越過編譯器轉換機器碼環節,人工在需要的地址直接寫入機器碼操作控制器運行,這確實是經驗豐富的老手才會使用的方法,我奉爲圭臬秘技。

                    依然是不記得哪個晚上,工程節點催得很急是記得的,我整天進展都並不順利,心煩意亂,依慣例書記處理完公務晚上又來到實驗室,依然是坐在我身邊,開始討論問題,探測器噪聲太高的問題,然後就指導我繼續調試,直到後半夜,看到了問題解決的迹象,心情稍得松懈,興奮的正待正待扭頭告知書記,發現書記已經支撐不住在椅子上坐著睡著了。這樣的不眠夜並不罕見,以至于大多數都隨著時間流逝而記憶模糊了,但這個夜晚我記憶最深刻,因爲我急于解決手頭的困難問題第二天一早去可以有空閑去車站接人,王老師徹夜的陪伴和看似無心實則有意的閑談讓我溫暖、安定、堅韌而充滿力量。結果當然是天亮時分問題基本解決,我也順利接到了人。

                    事情並不總是這樣順利,比如在2010年,只是大概時間,具體日期已經不願意再回憶,查閱當時的工作筆記應該能知道。那是嫦娥三號的任務初樣交付節點,可是軟件BUG還沒有完全清除,消除完已知的再次測試又會發現新的BUG,軟件反複在更改,其實這是不符合設計規範的,但又不得不這樣做,因爲總體的金令一道又一道頻頻傳來。兩天內能不能解決?再給你們一天時間行不行?再延遲一天不能再拖!我很急躁,不是因爲不斷發現的軟件BUG,能發現的BUG總歸是會被剔除掉,而是因爲基于這樣子流程下來的軟件很難帶給我信心,如果再多一點時間我可以做的更可靠!焦慮之下,甚至沖著書記在大聲嚷。書記邊聽著我的大嚷邊通過張承模老師不斷與總體協商溝通,其實我心裏也知道,書記同樣頂著極大的壓力,但是不會跟我說,更不會用他的權威呵斥我推脫責怪于我。勇于承擔又在壓力之下不失儀態,這是他身上的又一異于常人的特質,是我認爲自己做不到而敬仰他的另一面。

                    2017年春季剛過完,正月初八書記與我一起出差,這是年前就已經商量好了的,因爲春節期間找不到人協作,所以只能安排在節後才啓程。那天書記還感冒未愈,可我當時還並不知道。他身體一向很好,這麽多年來的陪伴,我已經默認爲他是鐵人,不會生病。此行的目的是幫我解決一個技術問題。幾天之後關鍵問題已經得以解決,書記另有要事不得不提前回京,離開時感冒仍然未愈。

                    夜宿廬陽,憶師片斷。尚留更多,心頭時現。置筆複覽,如在昨天。跪坐堂前,長跌不起。再睹遺容,淚線又滴!

                    2018年11月8日淩晨記于合肥

                   
                  Copyright:2018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本页面由高能所所办公室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