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http://www.shenghuizs.com/

                   
                  您的位置:首頁>追思紀念
                  懷念恩師王煥玉先生
                  發布時間:2018-11-09 | 作者:吳峰

                    合肥,寒冬,雨夜,和師弟靜靜坐于老師靈前,多少往事,仿佛都在昨天。

                    相識

                    初識王老師,也是在合肥,2007年春天的合肥。一封“聞聞科學味道”的郵件得到了老師的回複,于是在老師出差合肥時,還在上大三的我有幸第一次與老師相見,有了一輩子的師生之緣。高大英武,平易近人——這是王老師給我的第一印象。一位已經滿負荷工作一天的著名科學家與一個懵懂愣頭青的我談了兩三個小時,是我的不知天高地厚遇上了老師的耐心包容。老師不會看不出我其實對“核電子學”還一知半解,老師也不會看不出我其實想套瓷表現,老師更不會看不出我其實還不懂他的專業……現在回想起來,老師不是不知疲憊,只是本性寬厚善良,呵護著一個毛頭小子的那麽一點科學熱情,收下了我這麽一個愚鈍的學生。

                    相知

                    若不經曆外面的風雨,難以體會老師的庇護。跟隨老師學習之時,只看見老師的微笑,不能體會老師的壓力;只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更無奈。來到高能所,在老師帶領下開發使用新的讀出電子學ASIC,當時只知道這麽一個點上事情的艱難,沒有看到老師已經替我們扛下了多大的壓力。忘不了在出差的飛機上,王老師扶著眼鏡陪我研究芯片說明;忘不了在久無進展的調試現場,老師拿起電路板專注的神情;忘不了ASIC調試初見成效後,老師欣慰喜悅的表情;也忘不了在項目彙報會上由于我們進展緩慢,老師無奈化解尴尬的哈哈聲……離開高能所走上工作崗位之前,只看得見技術的些許困難;畢業離開老師的庇護之後,才知道軍工航天項目真的計劃大如天,才知道當年自己看見的技術難點原來不及外部真正壓力困難的十分之一,才知道能夠純粹地搞科研是多麽難得的機會。因爲有老師遮風擋雨,我們才能輕松的領略科學與技術之美,才能有科學的浪漫主義情懷。

                    追隨老師多年,多次談及《魯迅全集》,談及劉少奇同志的《論共産黨員的修養》,談及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談及詩詞,談及對近代曆史的看法,談及曾經風靡一時的《渴望》,也談及老師與師母從科大到高能所的故事,學生得以領略老師豐富的內心世界,受益良多。

                    離別

                    第一次離開老師,是在07年暑期實習結束後,老師

                    以《匆匆》中的片段相贈“洗手的時候,日子從水盆裏過去;吃飯的時候,日子從飯碗裏過去;默默時,便從凝然的雙眼前過去。我覺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時,他又從遮挽著的手邊過去。”

                    13年博士畢業,再次離開老師,地震衛星組聚會,老師放歌一首《好人一生平安》,“有過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2018年11月4日得知老師離開,悲從中來,6日晚下班途中聽見此曲,淚如雨下……

                    畢業後兩次回所看望老師,老師傾聽學生分享工作煩惱,生活瑣事,每每皆給予學生建議與鼓勵,老師關于科學研究的方法論,受用終生。

                    昨夜夢中,仍見老師笑容,半夜夢醒,難以自已。

                    今夜細雨未停,學生多想也能爲老師遮風擋雨一次,浩瀚師恩,無以爲報,老師一路走好。

                   
                  Copyright:2018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本页面由高能所所办公室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