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http://www.shenghuizs.com/

                   
                  您的位置:首頁>追思紀念
                  紀念我的恩師——王煥玉老師
                  發布時間:2018-11-09 | 作者:曹學蕾

                    我是王老師的第二個博士生,算上碩士師兄的話,算是王老師的第四個學生。從我2001年來高能所讀研究生開始,就一直跟著王老師學習和工作。從嫦娥系列衛星X射線譜儀預研開始到慧眼衛星在軌運行至今爲止,已經整整十七年了!

                    我還記得,剛來高能所,第一次見到王老師的的情形。那是2001年的三月份,我來高能所參加研究生複試,複試過程我不太記得了。複試結束之後,因爲報了天體物理的研究方向,我想到中心了解下情況,在天體樓下遇到了王老師。王老師說,“我帶你轉轉吧。”說完王老師就帶我進了天體樓,王老師給我講了天體中心的研究方向和一些主要的課題研究情況,也到各個實驗室看了看。然後在三樓的時候,遇到了馬宇蒨老師。那個時候馬老師是天體中心的主任,跟馬老師問過好之後,因爲沒有提前聯系導師,所以就順口問了馬老師一句,“如果複試通過的話,誰是我的導師?”馬老師笑了笑,指了指旁邊的王老師說,“這就是你導師啊!”特別幸運,能跟著王老師學習和工作,而且這一跟就是十七年!卻沒想到卻在老師剛剛退休還不到一年的時候戛然而止了!

                    記得我們剛開始做探月工程的時候,經常很忐忑,很不安!在嫦娥一號衛星有效載荷裏,X射線譜儀是最後確定的載荷,總是在被砍掉和保留之間來回搖擺。評審會參加了很多次,一會說可以上,一會又說估計會有危險,可能會被砍掉。我們自己的情緒經常會受到一些影響,我想王老師肯定也是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因爲這種外部的責任和壓力幾乎都是王老師一個人抗,但是在我們面前的時候,他卻從來沒表現出來過。在工作上,他關心的總是我們的進展,和遇到的困難。我們一點點的工作進展和階段性成果,他都很開心。我們遇到的任何困難,他都在想辦法跟我們一起解決!

                    剛開始做嫦娥一號X射線譜儀項目,低噪聲電荷靈敏前放、半導體探測器,對我們來說,對高能所天體中心來說都是新技術,幾乎沒有任何基礎!經常是一個小問題就會卡住我們很長時間。而那個時候王老師是所裏的黨委書記,白天幾乎都在所裏忙事情,只有到了晚上才會有時間。所以基本上每天的晚飯後,王老師都會來到實驗室坐下來跟我們一起調試電路,解決問題。王老師的工作時間也變成了晚上11點半回家,早上七點之前又會坐所裏的班車到所裏上班,幾乎天天如此!同事都說“王老師白天是書記,晚上是研究員”。我師弟吳明烨私底下玩笑著說,“王老師是永動機,從來都不知道休息!”

                    嫦娥一號衛星從工程立項到正樣交付,兩年之內完成!對于我們X射線譜儀這種全新的載荷來說,是特別艱難的事情!而正是靠王老師這種忘我的工作精神帶動,我們這樣一群沒有任何航天經驗的人,也跟著王老師每周七天,每天晚上11點半,按時完成了正樣産品的交付,並且在軌運行時,X射線譜儀在國際同類儀器中,它的能量分辨率也達到了最好的水平!

                    王老師是個特別親切和藹的人,始終保持著一種淡定平和的狀態。我想只有胸懷坦蕩、淡泊名利人才能一直保持這種狀態吧!王老師律己很嚴,待人卻很寬容,跟著王老師學習和工作了十七年,我從來沒有見到他發過脾氣!作爲他的學生,我的學習和工作也有遇到嚴重困難的時候,也有思想上放松懈怠的時候,35歲之前時也有過沖動的時候,在我每次遇到這些困擾時,王老師總是會及時的跟我溝通,不是那種很嚴厲的批評,但卻經常會讓我無地自容!記得有一次因爲工作上的困難和意見的不一致,我跟同事剛發生過一次比較激烈的爭吵。過後王老師找我談話,他沒有批評我,只是看著我說,“小曹,你最近的狀態,讓我非常著急!記住,以後不管遇到什麽困難,你都不能這麽做!”

                    王老師就像一面鏡子,他隨時都會讓你對照著審視自己。在以後的工作和生活中,每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每當我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時,我都會想:這種狀況如果是王老師遇到,他會怎麽做?瞬間心情就會平靜下來,然後開始心平氣和的去溝通協調問題,按部就班的去解決問題。

                    這麽多年,王老師對待他的學生,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不管他的學生做的好,還是差,他都時時的挂在心上,只要有時間,他就給我們一些指導,引導我們去做事,做人!這麽多年,我們情同父子!

                    11月4号下午6点10分,我接到师弟彭文溪的电话,说“王老师出事了!... ...”我始终都不敢相信,王老师离开了我们!想起王老师跟我们相处过的一点一滴,都会心痛不已!王老师才不到64周岁,刚刚退休不到一年!却倒在了合肥,倒在了学术报告台上!在看到王老师遗体的瞬间,心里就是觉得,王老师只是睡了,他没有离开我们!而当工作人员把布重新盖住王老师时,我们才知道,王老师确实已经走了!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在我們學生的眼裏,王老師既是老師,又像父親,他始終關心著我們,始終幫助著我們!他就像一面鏡子,在過去,在現在,在將來,都會照著我們前行!

                   
                  Copyright:2018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本页面由高能所所办公室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