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kbd id='shenghuizs'></kbd><address id='shenghuizs'><style id='shenghuizs'></style></address><button id='shenghuizs'></button>

                  http://www.shenghuizs.com/

                   
                  您的位置:首頁>追思紀念
                  紀念王煥玉老師
                  發布時間:2018-11-09 | 作者:陳勇

                    自古逢秋悲寂寥,在那個秋雨潇潇的日子裏,我的良師诤友王煥玉老師走了。

                    在讀研究生時期,我做峰值保持器方面的研究,我想到了利用跨導放大器抑制過沖的方法,當時有同學李逢天建議我找“電子學最牛”的王煥玉老師請教一下,這是我第一次聽聞王師的大名。後來電路設計調試好後,效果很好,吳枚老師安排我在室裏作了一次報告,專門邀請了煥玉老師參加,那時王師剛從意大利回國,面龐黝黑,穿件白藍格子襯衫,常在所裏騎輛自行車,有那麽點地中海風情。會上我用透明片講了一些跨導放大器頻率補償的計算和思路,煥玉老師說這些理論大家都知道,實際電路性能怎麽樣?會後我在實驗室給大家演示了電路性能,得到了他的肯定,還把他實驗室裏用英鎊買來的寶貝電子設備,破例借給我使用。

                    2002年我從德國回,當時代表著X射線天文最高技術水平的XMM和Chandra衛星剛出第一批成果,隨著對這些衛星了解越深,越能感到那些“高科技”的威力。王師時任高能所副所長,在國內率先開展了新型探測器的研究工作,並正在計劃應用于我國探月工程。懷著對那些“高科技”的好奇,我也欣然加入到這個團隊的研究中,開始了航天工程的工作生涯。當時探月工程還未立項,各家要自籌經費進行模樣件研制,項目前途並不明朗,工程節點卻催得很緊,我們這個團隊沒什麽課題經費支持,也有同事對這些看著不甚著調的事情頗有微詞,是接著幹,還是明智點兒趁早知難而退?在南京回程的臥鋪車廂裏,王師、成模和我三個人都爲此而愁眉不展,王師想的是抓住機會,發展技術,爲此冒些風險、忍辱負重都是值得的。回所後,王師支持我向所裏申請啓動經費100萬,爲此所裏專門組織了評審,一共兩個項目報告,一個“上天”一個“入地”,除了我們的X射線探月報告,另一個報告是後來赫赫有名的大亞灣中微子探測項目的先期啓動。至此以後,王師帶領團隊投入到我國探月工程的事業中,他每天白天忙所務,晚上高科研,陸續成功完成嫦娥一號、二號和三號的X射線探測任務,還集體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我雖只有幸參加了嫦娥一號的部分工作,可獲益匪淺。

                    2006年,我加入到硬X射線調制望遠鏡衛星項目,負責其中的低能望遠鏡載荷,王師出任載荷系統的總指揮。這個項目真是好事多磨,因技術難度大,導致工程拖延。在正樣階段一次上百人的大會上,因外購高壓模塊的質量問題,上級領導很嚴厲地批評王師,“你們老是拖後腿,前兩天不是說已經解決了嗎?怎麽今天又說有問題”?!王師虛心接受批評,回頭繼續鼓勵技術人員耐心解決問題。後來在發射場,和王師等人一起看火箭發射升空,就在一瞬間,我深深地體會到啥叫忍辱負重,啥叫百折不撓。

                    清早,走在常常遇到王師的路上,望著紛紛飄落的銀杏葉,我時時感到,王師並未遠離,漫長風雨路,常在我心中。

                   
                  Copyright:2018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本页面由高能所所办公室制作维护